根据这位人士介绍,此次演习是要检验体系作战能力、战法训法、武器装备效能。也就是要检验过去一年来海军最新的训练成果,检验最新入列的战斗舰艇和飞机,水面、水下、空中联合作战的能力;检验舰员、艇员和飞行员对信息化装备的操作能力、实际使用武器的能力以及各级指挥员指挥的能力。演习会在复杂电磁环境下进行实兵攻防对抗演习。

【环球网军事7月17日报道】香港《亚洲时报》16日称,澳大利亚对中国在南太平洋地区扩大影响力充满警惕,最近的标志性事件是澳大利亚花费巨资引进英国制造的先进护卫舰,以“猎杀中国潜艇”。

【环球网军事7月17日报道】“乱得一塌糊涂的法国阅兵,‘旭日旗’竟然也能登场”,据韩联社16日报道,日本自卫队本月14日应邀参加法国国庆纪念日阅兵,由于参与阅兵的7人小分队在受阅时高举日本国旗及象征日本军国主义的“旭日旗”,引发韩媒极度不满。

韩国海军陆战队方面表示将成立事故委员会,调查坠机的确切原因。

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军事专家15日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表示,对于大国来说,平时的电子情报侦察非常重要,甚至要超过派出轰炸机巡航一圈。这种情报收集可以为冲突时识别、干扰对方电子系统积累足够数据。只有积累足够的数据,战时军机、战舰被对方雷达照射时,才能有效识别,并根据不同的型号采取针对性的反制措施。

去年底,美国防长马蒂斯向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提交报告,称美军全球约19%的军事设施属于“冗余基建设施”,要求国会展开“基地重组与关闭评估”,以集中资源提高美军战备水平。可见,对驻德美军的评估应属于美国国防部例行事务,不必做过度解读。据美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声明,其并没有要求国防部对驻德美军进行评估。美国防部发言人埃里克·帕洪也否认了从德国全部或部分撤军的说法。所以,即便撤出部分驻德军力,也应是美军优化基地存量和调整全球部署的考量。

走进航空工业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,绿意葱茏,4个鸟巢形的研发大楼让人眼前一亮:歼—20的诞生地,没有想象中的紧张沉闷,而是一个充满创新活力的技术“极客”聚集地。

李杰分析称,歼-20块头太大,最大起飞重量达37吨,比歼-15重了近10吨,且机身长度和翼展也比歼-31大得多,相比之下,歼-31更为适合上舰,使航母相对有限的空间可停放更多舰载机。而且在设计之初,歼-20就更侧重于陆地防空,而歼-31则更侧重海上方向,设计和机身材料都有一定的区别,“我个人认为歼-31更适合登上航母。”

记者采访了刚刚完成夜间射击比武课目的飞行员赵景科。摘下头盔的赵景科一边抹去额头的汗水,一边告诉记者,直到起飞都不知道自己要攻击的目标在哪里,只能根据导调组提供的区域坐标飞行,且实弹攻击不给二次射击的机会,战机稍纵即逝,竞赛全程都高度紧张。

新华社大马士革7月15日电据叙利亚通讯社报道,叙北部阿勒颇省一处军事目标15日晚遭以色列导弹袭击。

印度与美国国防部长和外交部长计划尽快举行“2+2”形式会谈,讨论有关美国对俄制裁和印度采购S-400的问题。第一轮会谈本应于7月6日在华盛顿举行,但被推迟。印度外交部发言人对媒体表示,双方将在近期就会晤细节达成一致。

以色列政府指认哈马斯组织每周边界示威,哈马斯否认。

日本共同社7月15日报道称,安倍2012年担任日本首相后,日防卫费(原始预算)便由连年缩减转为增长态势,自2015年度起,防卫预算已连续4年创新高。由于防卫省判断日本依然面临严峻的国防形势,2019年度防卫费预计将实现连续7年增长。

据新华社大马士革7月14日电据叙利亚通讯社14日报道,叙南部德拉省两城镇的反对派武装13日下午开始向叙政府军交出重型和中型武器,加入和政府军的和解协议。

军事专家宋忠平对《环球时报》表示,从时间跨度和禁航区来分析,此次规模应该是一种战役级别和若干战术级别相结合的演练,也就是在战役级别的演练中会有若干战术级别的演练来进行配套。